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350章 山河无恙,你却不告而别!

作品:都市之修罗战神|作者:藏锋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7-02 10:20:23|下载:都市之修罗战神TXT下载
  最初的时候,赵仪乾还心生怨念,父亲就算不提拔自己,但也没必要刻意针对自己,不让自己升值吧?这不是毁了他一生的前途吗?

  为这事儿,他曾公然找到父亲,父子二人秉烛长谈至深夜,他方才明白,父亲的良苦用心,以及他肩负的责任和使命。

  “这大过年的,我等忙里抽闲,特来送那老东西归西!”那中年男子冷声笑道。

  此人身着华贵,言谈举止不像凡人,且,身后那二十多人隐隐以他为中心。

  “赶紧走,我们这儿不欢迎你们!”赵仪乾面色阴沉,怒声说道。

  然,对方却不以为意地轻笑道:“呵呵,我劝你最好考虑清楚,那老狗在位的时候,我们或许会给他几分面子,如今,他遭报应而死,我们能来,那是你们赵家的荣幸,不感恩戴德就算了,还敢撵人?”

  “就是!现在,没赵山河这老东西替你们撑腰,我等想要弄死你们,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!”

  赵仪乾见对方连番侮辱先父,气得浑身发抖,但,想到之前那人对自己说的那番话,顿时将怒火压了下去,随后退到一边。

  他看了看站在灵堂跟前,纹丝不动的那道身影,心中充满了敬意。

  以他的行事作风,这些人敢在先父葬礼上闹事,怕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
  见赵仪乾退下,这群人更加得意:“这才像话嘛!识时务者为俊杰,这一点,你可比你那死鬼父亲强多了!”

  此言一出,满堂哄笑。

  “不错,当今这世道,最重要的是看清自己有几斤几两,别没那个本事,又喜欢强出头!这样的人最终都不会有好下场!”

  “这棺材中的老东西,便是最好的例子!”那名中年男子指着前方的灵堂,面带戏谑,言语轻佻。

  他叫魏之桓,出身龙都十大世家之一的魏家,曾经,赵山河在位之时,一系列的改革措施,触动了他们的利益,让魏家每年损失上千亿。

  若说,整个龙都,谁最痛恨赵山河,无疑是魏家之人,以及那些一直跟在魏家身后,充当犬马的那批人,要不然,今日魏之桓也不会做出围着大红围巾前来参加葬礼这种,对死者大不敬的举动来。

 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出席喜宴呢?

  “魏兄所言甚是,我听说,还有一位,如今在南疆,也是重伤垂死,果真是苍天有眼啊!哈哈……”另外一人连忙上前附和道。

  他叫费庆阳,出身龙都二等门阀,与其他人一样,都是应了魏之桓的号令,前来这里出一口恶气。

  魏之桓若有所思地问道:“你说的,是最近被民间那些蝼蚁奉为神明的护国统帅吧?”

  “正是,据说他在祁连关一战,身受重伤,如今只剩下半口气了,南疆已经封锁了消息,怕泄露出来引发动荡!”费庆阳一脸讨好的媚笑,连连点头。

  魏之桓点了点头,“他与这老狗一样,不过是欺世盗名之辈,表面上打着为国为民的旗号,事实上,不过是想让自己名流千古!”

  “呵呵……还名流千古?我看遗臭万年还差不多!”费庆阳连忙接过话题说道。

  要是在平时,他们断然不敢在背后议论那位军部的铁血统帅,毕竟,他曾经还未执掌帅印的时候,就平掉了十大世家的田家。

  可如今,外界到处都在传,楚惊蛰身受重伤,命不久矣,他们心中也就不再那般畏惧。

  “都说大势不可违,可总有一些自以为是的家伙,妄图改变大势,这样的人,终究会跌得粉身碎骨!”魏之桓不屑冷笑道。

  听到这番过分到极点的言论,方山忍不住就要出手,但想到之前楚惊蛰的交代,也就沉下心来。

  “诸位,你们这般非议当朝护国统帅,小心项上人头不保!”方山淡淡提醒道。

  听到这话,魏之桓面色一寒,不等他说话,身边的费庆阳立马上前怒喝。

  “你算个什么东西?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,你知道魏兄是什么身份吗?别说是你,就算是你口中的护国统帅来了,也只有乖乖夹起尾巴做人!”

  “什么护国统帅?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,他若真敢来,看我如何撕下他的伪装,让他原形毕露!”另外一名略显年轻的男子,身穿紫色西装,头发梳得油亮。

  “就是,在魏兄面前,那所谓的护国统帅,也就勉强够资格给他提鞋!”

  魏之桓一脸的得意,似乎很喜欢这种恭维,末了,却摇了摇头,“还是算了,这种不听话的狗,我不喜欢!”

  言外之意,楚惊蛰这位护国统帅,连给自己当狗的资格都没有。

  就在此时,楚惊蛰伸手取出三炷香,在烛火上点燃。

  “你曾问我,你撒手归西的那天,我会不会来给你上香?”

  紧接着,楚惊蛰双手持香,对着棺材深深三鞠躬,然后将其插入香炉之中。

  声音不大,但却让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众人顿时一愣,这家伙是谁?全程背对众人,现在竟然若无其事地在那里上香。

  不等他们上前询问,楚惊蛰再次开口:“本想,等我凯旋归来,亲自把捷报带给你,可惜,你先走一步!你可真不够仗义的!”

  出征前,楚惊蛰便知道赵山河病重,但前线战事紧张,他来不及探望,便帅军亲赴战场,本想以最快的速度平定战乱,亲口将这个消息告诉他。

  可,终究还是晚了一步,最后一战,荡平祁连关的捷报还未抵达龙都,他便走了。

  其实,早在两年前,两人于清明湖见面那一次,楚惊蛰与他握手告别,就已经从他的脉象中发现了问题。

  若不是楚惊蛰悄然渡入一缕真气,帮他撑着,估计赵山河根本等不到现在。

  “曾经,我说过,有我在一天,定不让蛮夷贼子踏入我国土一步,如今,天下太平,未来百年,更是一片盛世,可你,却不告而别!”

  一番话,让魏之桓等人脸色微变,彼此面面相觑,皆带着疑问。

  这家伙是什么人?

  “你谁啊?没看到魏哥在这里吗?还不赶紧滚过来见礼?”费庆阳对着那道背影冷喝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