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233章 颜颖臻的条件

作品: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|作者:红标瑰夏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8-13 10:15:45|下载:我只想安静地抄书啊TXT下载
  回家的路上,开始下雨了。

  刚开始是毛毛细雨,很快就变成了瓢泼大雨。

  杜采歌不讨厌雨天,甚至在不拍电影的时候,还挺喜欢雨天,但这么大的雨还是挺让人不舒服的,尤其是他在阳台上还晒了一堆衣服。

  到了家,收好衣服后,杜采歌立刻试着联系段晓晨。

  段晓晨演唱会的最后一站是北境,现在已经身在北境了。

  她很爽快地就同意了让姜佑曦担任暖场嘉宾。

  “哥,那你们什么时候过来?”

  杜采歌前几天也答应了,在她最后一场演唱会上亮相,与她合唱一首歌曲,作为这场演唱会的爆点。

  举办方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后,据说购买了直播权的电视台广告费临时上调了20%。

  至于现场门票,那是早就被哄抢一空了。据说黄牛党已经将门票价格炒到高出第一场近一倍了。

  今天是7号,演唱会是在9号晚上。“我明天和小姜一起乘飞机过去。他的酒店有他公司负责,你记得帮我和范哥订好酒店,订两个标间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准备住几天?”

  “10号早上回魔都。”

  “这么快?不多待几天么?你还没去我别墅玩过的。要不我们一起去爬长城吧?”

  “我还有事。”杜采歌没和她提过采薇的事。

  总觉得难以启齿。

  他能干净利落地告诉刘梓菲,那是因为他不太在乎刘梓菲的感受。

  可他不能不在乎段晓晨的感受。

  “那好吧,”段晓晨遗憾地说,“那就给你订2晚。我还要在北境处理一些事情,不能陪你一起回魔都了。然后开公司的事,我现在正积极筹备,哥你考虑得怎么样了?”

  “等到北境见面再谈。”

  “那你就逗留一上午呗,10号下午再回魔都。”

  “也行。”

  挂了电话没多久,颜颖臻的电话就回过来了。

  “刚才我在开会。小孙说你有事找我?”

  人家年龄应该比你大吧,你叫人家小孙真的没问题?

  杜采歌早已组织好语言:“我有个朋友,人非常单纯,签了一家黑心的娱乐公司。”

  然后把事情简单讲述一遍。

  颜颖臻没打断他,等他说完才没好气地说:“一个朋友?女的吧。我没猜错的话,还很漂亮,是不是?她是你的新猎物?”

  杜采歌本来就心情不好,被她这么一说,更是烦闷,脱口而出:“你适可而止行么?别什么事都往男女关系方面扯。这就是一个有天赋的女孩子,我很欣赏她,想帮帮她,很简单的事情,你不要想复杂了!”

  颜颖臻半晌没做声,然后语气有点幽幽:“你为了别的女人吼我?”

  “把‘女’字去掉,谢谢。”

  颜颖臻的声音有点委屈,又带着点赌气:“你这是求人的态度么?你来求我办事,还对我吼来吼去的!我不想帮你了!”

  “抱歉,”杜采歌想到她是孩子的妈,心软了,“我现在情绪很不好,因为这真的是我很看好的一个后辈,我想帮助她实现音乐梦想,而那些人要扼杀她的梦想。请你帮我想个办法吧。”

  颜颖臻冷笑道:“你说得好听,现在你对她的感觉很单纯,谁知道她会不会是下一个段晓晨?”

  杜采歌很恼火,这女人怎么就老喜欢说话夹枪带棒的?

  而且思想能不能纯洁一点?

  凭什么觉得我是个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?

  好吧,杜采歌突然想到,原主确实是个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,而颜颖臻对自己的印象肯定是以原主为基准。

  他张了张嘴,但没有立刻说话,免得脱口而出一些导致争吵升级的话。

  等压抑住怒气,他才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:“别扯远了,这件事请你帮帮我,我会记住这个人情。”

  “哼,等我去了解一下情况再给你回复。”

  挂了电话,杜采歌又试着拨打余鱼的手机,对方还是关机。

  杜采歌有点懊恼,当初没有过问她的住址,只知道她是与别人合租了一个2室1厅的小高层。

  但具体是在魔都的哪个区,哪个楼盘,杜采歌就完全不清楚了。

  现在心急也没用,只能等待颜颖臻那边的回复。

  他沉下心来,继续搬运《仙剑》。

  到了快去接采薇的时候,他放在桌上的手机正是颜颖臻的号码。

  杜采歌迫不及待地接了。“喂?”

  颜颖臻的声音听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,“你的审美观变了啊?还是现在饥不择食了?这种档次的女人你以前绝对不会碰的。”

  杜采歌本不想和她吵,但她的话实在让人恼火,于是反击了一句:“是啊,我太饥渴了所以饥不择食了啊,你又不让我碰。”

  颜颖臻沉默了一会,突然对着话筒喘息几声,声音充满诱惑地说:“我现在一个人在办公室哦,还穿着你最喜欢的OL制服,你要不要来试试!据说很刺激的哦!”

  “额……”女人耍起流氓来,就没男人啥事了。

  “哼,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,”颜颖臻戏谑地说,“你还以为我是当年那个被你调戏几句就面红耳赤的小女孩?我也会成长的好吧!我跟你讲,以后你少在我面前来这套!”

  杜采歌很无奈:“少废话,说正事。”

  “哟哟,还生气了啊?你怎么不想想,你让我生过多少气!”

  杜采歌沉吟片刻后,说道:“是我欠你的,你什么时候想要我还都可以。”

  “你自己说的!这些账我都记着的,有空找你慢慢算!哼,这次的事我去了解了一下,你那个学生……”

  “什么叫我那个学生?”

  “她在外面都自称是你学生啊,”颜颖臻笑道,“我可以帮你,她的违约金是3000万,要不要我出钱帮她解约?”

  “不要。还有没有别的办法?”

  “你不想帮她?”

  “想,但是我也不希望那些恶人得意。”

  “Emmmm,你要求还真高。不过现在你终于有点脑子了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,你说我以前没脑子?”

  “呵呵。”

  杜采歌虽然恼火,但没有辩驳。以前的原主确实没脑子。

  “行,我知道了,我来解决这件事。但是……”

  杜采歌一振,“但是什么?”

  “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  杜采歌没觉得她跟自己提条件有什么不对。

  虽然她是孩子的妈,但两人现在的关系确实有点尴尬。

  把条件摆在明处,他反而更自在。“你说。”

  “是这样,你和段晓晨合伙开公司的事情……你要如此这般,如此这般……”

  等她说完,杜采歌纳闷地问:“你为什么要参与进来?”

  颜颖臻笑吟吟地说:“本世纪最好的词曲作家,和最强歌后联手,我很看好你们能创造的利润。我是个商人,我就是逐利而行,这有什么奇怪的。”

  “可你为什么不用远光集团入股,要用这个‘柔止投资’来入股?”

  “我喜欢,我乐意,你管得着吗?”

  好吧,确实管不着。

  仔细权衡后,杜采歌觉得答应她的条件,对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损失,便说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颜颖臻的笑声很得意,又有几分撩人。她平时气场很足,很强势,语气铿锵,很少有这种撩人的时候。

  杜采歌问:“需要我立字据么?”

  “你在不说情话的时候,都是言而有信的,我相信你。”

  “额……”杜采歌很无语,“那行吧,我承诺,在我和段晓晨的公司成立后,你有权在任何时候以溢出市场价两倍的价格,收购我手中不超过15%的公司股份。”。

  “很好。那我这就去解决你学生的事。”颜颖臻满意地结束了通话。

  这个大华国女首富,商业鬼才,会用什么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?杜采歌非常好奇。

  等到把采薇接回来,吃完晚饭,杜采歌又试着打了几次余鱼的手机,始终没能拨通,一直处于关机状态。

  他虽然很担心,这个孩子情商不高,又缺乏自信,内向敏感,杜采歌担心她做什么傻事,但他总不能满大街地去找她吧。

  到了9点多钟,杜采歌正准备安排采薇洗漱睡觉,忽然响起敲门声。

  他过去拉开门,只见余鱼淋得落汤鸡一样,浑身湿透,站在门口发抖,狼狈至极。

  她左手拿着一柄不断滴水的破伞,右手提着一个吉他盒。

  她的脚边,放着一只塞得满满的破旧行李箱。

  她的头发变成一束束的,紧紧贴着脑门。

  她的额头本来就方,这时候显得更难看。

  一双眼睛里布满血丝,脸色白得吓人,嘴唇发紫。

  本来就不是漂亮的人儿,现在看上去更是像一只丑小鸭。

  “你来了!”杜采歌一颗提着的心终于落了地,“赶紧进来。”

  “海明威老师,我是来向你告别的,感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。”余鱼却没有进来的意思,她的声音凄苦,疲惫,沙哑,显然哭了许久。

  “先进来换了衣服再说,别感冒了。”

  余鱼的脸颊抽了抽,像哭,又像是苦笑,声如蚊呐地说,“我现在不怕感冒,都无所谓了。我已经把这边的房子退了,东西能卖的都卖了。今晚我就南下,去黄埔市。我有个小姐妹在那边打工,她说可以介绍我进一个玩具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