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535章 豪无人性的小恶

  阮小离中考那几天,每天是在别人羡慕中的目光度过的。

  考完试那几天阮小离照常训练,丝毫不担忧自己的成绩。

  但是战队里面的其他队员们一个个提心吊胆的等成绩,似乎生怕阮小离考不上去。

  一个个还纷纷来安慰。

  “就算没考好也没事,你有这天赋完全能走这条路的,当电竞新星也很好,普通人一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高光时刻的。”

  “你又年轻又有天赋,这路绝对比读书好……”像这些类似的话,每个人都来说一遍。

  阮小离无奈,记得考试前这群人不是这么讲的?

  还有他们是对她多没有信心呀,一个个就那么肯定她考得不好?

  最终考试成绩出来了,阮小离以中等水平考上了本校的高中部。

  不是很突出,但是也不差,可以说成绩这一方面就是平平淡淡的。

  但是游戏这一方面可是处处给人惊喜。

  每个月实现PK,她都能带给所有人震撼。

  按照资本家老板的想法,应该会早点安排濬上场比赛,好点树立名望,也可以早点给公司圈钱。

  但是这次,难得老板是以长远的目光来看的。

  濬是他们除了承墨之外的另一张王牌,是要放在五年后的国际大赛上的。

  国际大赛上只要他们夏中拿到了好的名次,那就不愁赚不到钱。

  所以现在不缺濬抛头露面,王牌就是要藏着的。

  于是这几年里,濬这个名号渐渐地淡出了玩家们的视线,偶尔老玩家们会想起濬。

  濬淡出了普通玩家的视线,但是却没有淡出这个圈子的视线。

  还是有很多对家的公司在关注着的。

  只不过这几年他们知道濬的存在,却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实力。

  有人猜测濬是夏中王牌,实力和承墨相媲美。

  但是更多人觉得,濬可能被养残了,夏中不好意思拿出手了。

  要知道这个靠天赋吃饭的圈子里面,不乏有人一开始天赋显著,但是后面就渐渐的越来越平庸了。

  努力是可以让人成长,但是努力永远追不平天赋两个字。

  各种猜测吧,反正濬的真实实力无人得知。

  四年多过去了,曾经稚嫩的小少年也已经长成了十九岁的人儿了。

  阮小离这四年里依旧没有留长发,但是那五官长得越发精致了,已经生出女相了。

  而且她的声音也变声了,细嫩好听。

  阮小离平时懒懒散散的,明明细嫩纯真的声音硬生生给她说出了几分慵懒妖气?

  小恶:“现在相当于要大赛倒计时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阮小离坐在天台上吹风,刚刚才进行集训完,她出来透透气。

  她喜欢坐在大厦的楼顶,天台上有一张闲置的桌子,她坐在桌子上看着楼下繁华的城市。

  大赛倒计时了,她最终的反派任务也要到来了。

  “可惜了。”

  苦苦训练几年,明明是一张王牌,就等着大放光芒,结果还没有显露就要退出了。

  这种刺激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。

  阮小离好奇原主被夏中开除之后怎么样了?

  空间里面的小正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小西装,它坐在地毯上都把西装坐皱了。

  这身衣服好像穿了有段时间了。

  小恶点开了系统商城,豪气的又买了几套衣服,件件都是西装款式。

  穿在它这个正太身上,可爱,且帅气逼人,特别是配上它那张面无表情的脸,偶尔还带着小坏笑,啧,绝。

  这些衣服可贵的很,十个世界的积分都不一定能买一个外套。

  你要说小恶抠吧,它买东西的时候是真的奢侈。

  就比如说现在买的这衣服,从签约阮小离开始做任务到现在赚积分也只能购买一个外套。

  而小恶不是买了一件外套,也不是买了一套衣服,而是买了几套!豪无人性。

  小恶穿上了新衣服,心情好了,自然听到了阮小离的心声。

  小恶把埋在角落里的原剧情调出来看了一眼:“原剧情里面有一笔带过,阮濬离最后……平平淡淡的过了一生。”

  这样一个女孩,就算被战队开除了,也不可能平平淡淡的过一生啊。

  看来打击不是一般地大。

  阮小离:“缺席大赛,被战队开除……”小恶闻到了猫腻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  “我想做任务啊。”

  “不,你想搞事情,你想钻牛角尖?”

  阮小离一笑:“小恶,我没有,我在很努力的给你赚积。”

  小恶调出自己的积分栏,积分栏还是那么的满,刚买了那么多东西它的总积分看起来一点都没掉。

  这些积分是很多,但是远远不够它升级,不够它升级啊……什么时候它才能满级,才能回到空间站?

  小恶缺积分,但是也同样不节省积分。

  因为它确信,积分是赚出来的,不是省出来的。

  “小离,好好完成反派任务哦,每个世界都要好好完成,我缺积分缺的很,如果你给我赚不到太多积分的话,我会想要换掉你的。”

  “换掉我,你舍得吗?”

  小恶本来也是半开玩笑的说话,自己臭屁一下,哪里知道阮小离居然会反问。

  舍得吗?

  如果是刚刚一开始的小恶,它肯定会不屑的说道:“哼,在我手上走过的宿主不下百个,抹杀的时候我眼睛都不带眨一下,你觉得我会舍不得抹杀一个宿主?”

  现在……小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新衣服,眼睛眯着笑着可爱,然后用最狠的语气说道:“在我心中积分大于你。”

  这话就相当于舍得抹杀了。

  但是小恶却没有残忍地说出口,没有直来直往的说出口。

  阮小离听到这话也不伤心,就是淡淡的笑着。

  然后一到开门的声音传来。

  有人上来天台了。

  阮小离一回头就看见了一个穿着休闲衣服,迈着长腿走来的男人。

  他身高一米八,五官俊逸,眸色微冷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感觉,但是他看到她是,那眸色底下荡漾了。

  承墨,四年多过去了,他也不是一个少年郎了。

  二十二岁的承墨,成熟稳重,气势绝对是同龄人中不可比拟的。

  他开口,略微低沉的声音:“小离,风那么大不要坐在这里太久了。”

  他还是那么爱管她。

  阮小离懒懒散散的坐在桌子上,手撑在两侧,侧头看着他:“训练室闷,在这里吹吹风挺舒服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