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二0六章 稳定朝局

作品:泰阿剑魂|作者:襄城子雨|分类:综合类型|更新:2020-07-03 08:17:01|下载:泰阿剑魂TXT下载
  让赵高将嬴政请上大王的宝座,真公主就令群臣参拜嬴政了,所有人都不敢违抗,连吕不韦也不敢例外,只得和众朝臣一起恭恭敬敬地拜见嬴政了!

  “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  “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  “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  ……

  嬴政看了看朝臣,才赶紧令他们起来了:“平身!阳泉君,这先王的丧事如何办理?你和华阳君拟订一个章程出来!嬴老将军,你们掌握好咱们大秦的军队,没有害人的命令,任何人都不得擅自调动一兵一卒!阳泉君、吕丞相、蒙骜等人也不例外!”

  “诺!”阳泉君、嬴齐会心一笑,赶紧应了,却瞥向了旁边的吕不韦!

  吕不韦多少有点尴尬,他本来想蠢蠢欲动的,可这会儿已经没有机会了,嬴政已将他的后路堵死了:蒙骜没有调兵的权力了!

  随后,他才赶紧说:“诺!”

  嬴政见状,又冷笑了,随后才吩咐:“当前处理先王的丧事是我大秦的第一要务,至于其它,能缓的就缓一缓!只要别国不来侵犯,咱们一兵一卒都不要动!”

  “诺!”众臣又赶紧应了。

  随后,嬴政又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,就请真公主她们先去宫中了!

  到了他的王**中,嬴政才松了口气,苦涩地道:“刚才有点危险了,哈哈,那吕不韦差点就想逼宫了!奇怪,他的杀手们为什么还不动手啊?我都等得不耐烦了!”

  “小子,你多点耐性好不好?真公主,这嬴异人的丧事要隆重一点,他毕竟是秦国的大王,让阳泉君等人搞得庄重一些,至于吕不韦,这段时间不敢乱动的!杀手集团,哈哈,他们目前也不敢动,因为我们在咸阳啊!”太平公主得意地笑了。

  见他似乎有点不爽快,就冷笑了:“你小子这段时间安分点!哈哈,你的先王才刚刚去世,你总不至于马上就想跟吕不韦开战吧?好了,过段时间你再玩儿吧,哈哈,他不是你的对手,只不过是一个小台阶而已!好了,我们回逍遥居去了,真公主,你一会儿就来享受我哥哥的爱吧!这守灵之类的事情,就让小子们去做吧!你是他们的老祖宗,嬴异人也担当不起!”

  “是,姐姐放心,妹妹明白,哈哈,他本来就是我的晚辈,我就不守灵了,政儿,还有成蛟,你们两个轮流守灵吧!”真公主赶紧吩咐了。

  “诺!”嬴政和成蛟赶紧应了,随后,他们就去忙碌了!

  小寒和太平公主、林氏姐妹回到逍遥居,也叹息了:“唉,我们也算命苦啊,哈哈,这么多年,咱们送走了多少人?哈哈,连我们父皇也不例外!这秦庄襄王也算福缘不浅了,居然可以让咱们政儿给他守灵,嘿嘿,这秘密就永远不要说出去了吧!”

  “嗯,咱们无所谓,关键看真公主!梅儿、若曦,还有子玉、玲儿,你们先去安排酒菜,等真公主回来,咱们就饮酒作乐!我们无所谓,咱们更不必为嬴异人伤感吧,哈哈!”太平公主得意地笑了。

  林雪梅笑了,亲了她和小寒一下,才得意地带着美人儿做酒菜去了,禇心要去帮忙时,她却制止了,要她侍候他们!

  “嬴政这小子倔强得很,他不喜欢咱们管秦国的事情!所以,妹妹,咱们几天后就去巴山吧,我还得教风义打铁呢,否则,我就算食言了!”小寒说出来他的看法了。

  太平公主笑了,亲了他一下,才乐了,好啦,咱们知道了!等真儿公主办完嬴异人的丧事,我们就回巴山去吧!这儿的事儿,让李真帮政儿吧,让他充分尊重政儿,能不出手就不出手!那小子的确骄傲得很,有其父必有其子嘛,哈哈!

  说完,已倒在他怀里享受他的柔情了!

  真公主回来时,正好酒菜上齐了,就笑了:“哈哈,太平姐姐,我来得真是时候!我已经跟政儿说好了,办完嬴异人的丧事我们就走,不干涉他的自由行动!”

  “很好,我哥哥也是这个意思,咱们想到一起去了!这大秦的事儿,让政儿自个儿忙去吧!我们要去帮助灵儿丫头收服天媚剑了!哈哈,咱们梅儿已感觉到天媚剑的存在了,如果灵儿一定想要,就给她吧!”太平公主思索着说。

  李真也正好来了,听了太平公主的话,就自嘲了,我又不自由了,好吧,我留在咸阳!哈哈,不过,嬴政那小子不行了,我再出手!

  “嗯,这话很好,好了,你小子就当替我尽义务吧!因为那小子是我和真公主的儿子,你自己知道就行了!”小寒若无其事地说。

  “什么!”李真一听,就瞪大了眼睛,再说不出话了:竟是这样的结果,难怪,他们一直要让他保护王子政了,既是寒哥、太平姐的儿子,当然得保护了!

  李真使劲地摇了摇头,等自己清醒了,才笑了:“好了,我自己知道就行了!哈哈,只要你们不说,我就忘了这件事情了!还是寒哥厉害,哈哈,在大唐厉害,在大秦也厉害,嘿嘿,咱们不及也!来,为了政儿,咱们干一杯!”

  “哈哈!哈哈!”所有人都得意地笑了,最开心的,当然是小寒、太平公主,当然,还有真公主!

  秦国的局面只乱了短短的一天,第二天,就进入了常规模式!

  嬴政白天守灵,晚上则在雨依公主的帮助下处理政务!同时,他还规定自己,再怎么忙,,每天都要修剑至少两个时辰!

  二王子成蛟主要承担晚上的守灵,这时,他和吕不韦接触的机会多了一些!面对吕不韦热烈而兴奋的目光,他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感:这个一厢情愿的老家伙,看来,他是铁了心想要大秦的江山了,凭你也配!

  但此刻他有了玩儿他的心思了,一边与之应酬,一边守灵,倒也潇洒,至少,他不会太寂寞!

  吕不韦的热情一浪高过一浪,所有的许愿足以盖过崤山了,很动听,饵也香!

  可惜,成蛟已不是当日的成蛟,只一条原则:嘿嘿,一切以结果定输赢!

  只这一条,就让吕不韦所有的心思化为光影,叹气了:这家伙真是不见够子不撒鹰啊,也罢,等有了绝对的胜算再说,唉!

  “几日不见,成蛟这小子也长进了,唉,难道,嬴氏血统真的太高贵了?高贵到自己都必须要仰视的地步?”吕不韦竟失声地道。

  幸好,他的声音很小,只旁边的蒙骜能听得见,其他似乎毫无感觉!

  蒙骜这回也聪明了,赶紧提醒他:“相爷最好还是少说话,这是在宫中,不是吕府,万一别人听见了你的话,只怕就有麻烦了!”

  “哦,哦,是,是,是!还是将军细心,谢谢了!惭愧,惭愧,我有点走神了!这成蛟王子似乎成熟了很多啊,我看着都有点佩服!”吕不韦赶紧收回了心神,却忍不住赞美了一下二王子成蛟!

  的确,这是他的心里话!

  一直以来,他就觉得二王子成蛟虽然聪慧,但性格懦弱,事事不敢有自己的主意!以前,他想跟嬴政争王储,也不过是因为阳泉君想压自己一头罢了!

  现在,这小子的心思活了,似乎每句话、每个眼神都有意思,充满了嘲弄之意,而他吕不韦,就是成蛟嘲弄的对象!

  奇怪,这小子究竟在玩儿什么?难道,他不想要大秦的天下?甘做嬴政的小奴才?不可能啊,那边不是说得好好的吗?

  也许,他是故意摆酷,想让自己看高他一点?

  再看旁边的人,一个个恭恭敬敬地秦庄襄王嬴异人守灵,谁也没有交头接耳,竟只有自己有些懒散、失神,看来,这回自己又减分了!

  想到这里,他马上就进入表演了,态度很夸张,趴伏在地:“大王,你怎么就去了?你走了,咱们怎么办啊?我大秦怎么办啊?”

  随后,就是一阵哭泣,似乎真的很悲伤!

  旁人见了,也动容了:莫非,这吕不韦真的跟大王关系很好?如此悲戚,连王子政、成蛟都有所不如了!

  但随即人们就看出来了:这是在表演啊,光喊不练,脸上竟连一滴眼泪都没有!

  一下,所有人又都露出来鄙夷之色,阳泉君甚至冷笑了,想说话时,却又看见了秦庄襄王的灵位,只得忍住了!

  华阳君亦然,也是一阵冷笑,随后,等吕不韦哭喊够了,他才命令人们叩拜了!

  如此七日之后,才将秦庄襄王的灵柩送到原来就修建好的秦王陵,又是一阵祭拜之后,众人才散了!

  只可怜了吕不韦,这七日的哭喊下来,他的嗓子已冒烟了,话都说不出来!回到家里,就蒙头大睡,一连三日,竟连朝都不上了!

  他想看看,没他这个丞相,嬴政玩儿不玩儿得转?同时,也为自己的下一步行动,做出一个比较准确的判断!

  但这几天,他虽然足不出户,却也没有闲着,只在他的别院中看食客们编撰书籍!他很满意他们的作为,也许,只要半年的时间,这书册就可以完工了!

  该叫什么好呢?一定要取一个响当当的名字,免得后人看轻了自己!

  他不觉陷入了深思之中,突然之间,一道灵光闪过,他立刻就脱口而出了:“哈哈,李斯,咱们这本书就叫《吕氏春秋》,如何?”说完,眼睛已紧紧地盯在李斯身上了!

  他当然知道李斯这厮并不简单,他本来就是嬴政安插在自己府里的眼线!目的,就是想看清楚他编已收的目的而已!

  李斯还未说话,旁边的众人就笑着起哄了:“好名字,相爷英名!”

  李斯无奈之下,只得跟着附和了,晓得他们的意思,就是要故意抬高吕不韦的声望!

  见状,吕不韦满意了,立刻就扬长而去,一脸开心!

  但他今天的重点不是在这里高谈阔论,他要知道朝廷上的动向,现在,时间差不多了,蒙骜该回来向他报告朝廷上的事情了!

  果然,他刚回到他经常与蒙骜单独相处的密室,蒙骜就已经在那里候着他了!

  蒙骜还未开口,吕不韦就迫不及待问他了:“怎么样?朝廷的事儿怎么样了?没有了我,应该乱成一团了吧?哈哈!嬴政那小子没有处理政事的经验,他离不开我!”

  蒙骜见状,立刻就叹气了:这吕不韦怎么回事儿?他这不是太自大了吗?奇怪!大秦国离不开你吕不韦,开玩笑!那阳泉君、华阳君等人哪一个不是处理政事的好材料?

  可见,一个人自大成狂终究是块笑料而已,吕不韦似乎现在就成了大秦的笑柄了!

  想是一回事,回话又是另一回事,蒙骜赶紧谨慎地道:“相爷,朝廷上的事儿一切照旧啊!相爷称病的这几天,政事基本由阳泉君、华阳君两人全权代理,大王将政事儿基本交给他们打理,他只关注军事方面的事情,当然,咱们大秦的军队目前仍由嬴齐、嬴迈老将军主管,不过,似乎嬴成也开始进入管理层了!”

  说话间,他的脸上多少有了嫉妒之心:这是他最不爽快的事情,他一向觉得,自己的能力比嬴齐他们差不了多少,偏偏就是抓不到秦国的军权,可惜!

  闻言,吕不韦先是一惊,随后一喜,笑了:“哈哈,蒙将军放心,要不了多久,这大秦的军队就由将军统管了!嘿嘿,放心吧,我已经有计划了!护剑盟的人应该可以行动了,哈哈,等他们得手了,我就是秦国的大王了,而你,就是掌握大秦军队的第一将领了,其他人嘛,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!”

  吕不韦越说越得意了!

  他仿佛已看见了杀手集团的成功,嬴政的脑袋已在他的面前了!而他,已成功地登上了秦王的宝座,开始雄视天下了。

  蒙骜看得一呆,心里不断嘀咕,却赶紧迎合他了:“是,多谢相爷!不过,这王子政是剑术高手啊,咱们要小心!”